灸法研究的现状与发展趋势(一)

2019-12-28

灸法是我国传统医学的重要组成部分,用于防治疾病已有数千年的历史,广泛应用于临床各科病症的治疗,无论寒、热、虚、实证均可使用灸法,故有“灸治百病”之说。现代研究表明,艾灸可以调整脏腑机能,促进新陈代谢,增强免疫功能,尤其在治疗慢性病、疑难病及预防保健方面具有显著优势。本文就灸法研究的现状与趋势进行阐述与分析。



 灸材的研究


艾叶作为主要的施灸材料,除了具有易燃、易得的特点外,还具有显著的药物效应,对疗效的发挥具有重要作用。艾灸的研究首先在于艾的药性、化学成分、燃烧后生成物等方面。目前国内外对艾叶有效成分的研究主要集中在艾叶挥发油、艾烟成分的研究方面。艾叶挥发油含量随不同产地、不同季节而存在明显差异。湖北的蕲艾出油率明显高于河北、山东等其他地域。研究显示,艾蒿的挥发油化学成分主要包括1,8-桉叶素、烯类(α -侧柏烯、蒎烯、香桧烯等)、樟脑、龙脑以及少量醛、酮、酚、烷烃及苯系化合物等。


艾叶除含有挥发油外,还含有鞣质、黄酮类、甾醇类、多糖类、微量元素及其他成分。其中丰富的黄酮类、多糖类化合物具有很强的抗氧化活性。艾条燃烧产生的艾烟含有多种复杂成分,挥发性成分为氨水、醇类(乙二醇、戊丁醇)、脂肪烃、芳香烃与萜类化合物及其氧化物等,可能分别来自于蕲艾的不完全燃烧产物、蕲艾挥发油及其氧化产物。日本学者的研究报道,艾的有机成分是庚三十烷和儿茶酚胺系缩合型鞣酸, 庚三十烷在艾绒燃烧中起重要的助燃作用;艾和艾的燃烧生成物的甲醇提取物有清除自由基和过氧化脂质的作用,而且艾的燃烧生成物作用较强;艾的燃烧生成物可附着在皮肤上,通过灸热由损伤的皮肤处渗透进去,起到某种治疗作用。



灸量的研究


灸法和用药一样也必须达到一定的“量”方可见效。古代医家对灸量非常重视,根据患者的体质、年龄、病情、部位不同施予不同的灸量。如《千金要方》提出“外气务生,内气务熟。”《医宗金鉴》:“凡灸诸病,火足气到,始能求愈。”《外台秘要》:“凡灸有生熟,候人盛衰及老小也。衰老者少灸,盛壮强实者多。”《扁鹊心书》:“大病灸百壮,小病不过三五七壮。”


现代医家多是在古人经验的基础上,根据艾炷的大小和壮数,同时结合患者体质、施灸部位及病情轻重来酌定灸量。近年来有关灸量的现代研究亦逐渐增多顾一煌等研究表明,艾灸不同灸量能有效降低运动疲劳后血清肌酸激酶、乳酸的产生并存在差异;认为艾灸皮肤温度是主要影响因素,间隔时间次之,持续时间影响最小;提出的灸量方案是:每日1次或每2日1次,皮肤温度为(47±2)℃,持续时间为1 min或3 min。刘农虞等报道不同灸量对“脾阳虚”大鼠血中5-羟色胺和组织胺含量均有调节作用,小艾条弱刺激提高作用强于大艾条强刺激。对胃电的研究显示,大艾条刺激能明显抑制胃电频率、振幅的增强,而小艾条刺激仅能抑制胃电振幅的增强;烟条灸仅对胃电频率、振幅有抑制倾向。


李守栋研究表明艾灸中等程度的刺激较轻刺激或强刺激更有利于减轻雷公藤甲素对脏器的副作用。张英研究表明艾灸15 min可显著提高“阳虚”小鼠T淋巴细胞酯酶阳性率和红细胞C3b受体花环率及红细胞免疫复合物花环率,而灸5 min和25 min则无显著作用。有学者提出灸术中“泪滴样红细胞”出现可视为灸量的标准参考。也有医家认为灸量要以病人感觉作为衡量标准,即病人产生灸感。“气至而有效”,获得一定灸感才能产生灸效。因此,灸量是取得灸效的重要因素,结合现代科技方法进一步研究灸量是十分必要的。





 艾灸的光热效应研究


灸法以燃烧适当的可燃材料而治病,燃烧时的热效应是产生疗效的重要因素。有报道认为燃烧的材料虽不同, 灸材燃烧时产生温热作用是相同的,而与艾的药性关系不大。但是用 40~43℃辐射热照射穴位对鼠痛模型甩尾潜伏期或嘶叫阈都无明显改变,提示不是任何温热刺激都能取得理想效果。


艾灸除了温热效应之外,光的非热效应可能是其发挥疗效的重要因素。现代研究证实艾绒燃烧时的辐射能谱在 0.8~5.0 μ m 之间,说明艾灸辐射能谱不仅具有远红外辐射,还具有近红外辐射。因此仅以热辐射来解释艾灸的全部生物物理性质远远不够;相反,光的红外辐射可能更为重要。丁光宏、沈雪勇等报道隔物灸红外辐射光谱与从燃烧端直接测得的艾条温和灸红外辐射光谱有明显差异,与人体穴位的红外辐射光谱则极其相似,其辐射峰均在 7.5 μ m 附近,这一结果与理论值较为接近;认为隔物灸与穴位红外共振辐射的一致可能是艾灸发挥生物物理作用的物质基础。


杨华元等研究发现隔物灸存在热辐射的温热效应和光辐射的光电和光生化作用;艾在燃烧过程中辐射出的近红外线,可以激发人体穴位内生物大分子的氢键,从而产生受激相干谐振吸收效应,通过神经-体液系统传递人体细胞所需的能量。近红外线照射机体时,被皮肤反射的光相对较少,光子能透入到人体组织深部的血管、淋巴管、神经末梢及皮下组织,达 10 mm 左右并为这些组织所吸收。研究还发现不同灸材、不同间隔物灸在辐射强度和辐射光谱上有很大差异,认为古人对间接灸的选用是从长期临床疗效的观察总结中得来,有其生物物理学基础。



 艾灸的调节机制研究


4.1 艾灸的免疫调节作用

研究表明艾灸在治疗免疫相关疾病过程中,具有抗感染、抗自身免疫、抗过敏反应、抗癌、镇痛和抗衰老等作用,这主要是通过调节体内失衡的免疫功能实现的。


4.1.1 对免疫分子的调节

谢甦等研究发现艾灸关元、足三里能明显升高血清IL-2的水平,降低血清IL-6的水平, 从而在一定程度上增强和改善衰老机体的免疫机能。喻志冲等报道艾灸可增加放疗病人免疫球蛋白水平,以 Ig G 增加尤为明显。邓柏颖等报道化脓灸对体虚易感患者的IgA、C3有明显改善作用,表明艾灸对血清补体含量具有调整作用。在研究针灸治疗肠道疾病的过程中,我们发现艾灸能降低肠易激综合征患者血清中过高的IgM,而对 IgG、IgA 的影响不大;隔药灸可通过下调溃疡性结肠炎患者结肠黏膜组织IL-8及其mRNA表达,抑制 ICAM-1 及其 m RNA 表达。隔药灸可降低溃疡性结肠炎大鼠结肠 IL-1β m RNA、IGF-1mRNA 表达,消除UC 大鼠肠道炎症,并可能起到防治肠纤维化的作用;隔药灸可显著降低克罗恩病大鼠结肠 IGF-I、IGF-IR、IGFBP-5 蛋白表达,且优于电针组。


4.1.2 对免疫器官的调节

研究发现艾灸肾俞等穴位对免疫功能低下小鼠的胸腺和脾脏有保护作用,对老龄小鼠脾淋巴细胞的增殖反应有一定增强作用,从而改善老化的机体免疫功能。艾灸大椎、命门、足三里对实验性小鼠胸腺、脾脏损伤有明显的恢复和改善作用。


4.1.3 对免疫细胞的影响

研究表明,艾灸“大椎”穴对免疫低下小鼠巨噬细胞吞噬功能有显著增强作用,而对正常小鼠巨噬细胞吞噬功能影响不大。艾灸“关元”穴可促进吗啡依赖小鼠淋巴细胞转化,提高NK细胞的活性,增强免疫细胞的杀伤功能。隔药饼灸“关元”、“大椎”可明显提高实体瘤小鼠NK、LAK细胞活性并对受放射线照射后抑制的LAK细胞活性具有较好的调整作用。艾灸可使老年人降低的CD3+、CD4+明显升高;使荷瘤小鼠脾淋巴细胞转化率、T总细胞数、Th 细胞数及Ts/Th 比值提高,从而调整T细胞亚群的平衡。


4.1.4 对红细胞免疫的影响

丁菊英等报道艾灸可提高老年人红细胞(C3b)受体活性,拮抗血清中红细胞免疫粘附抑制因子,增强红细胞免疫功能。张岚报道艾灸加皮植能显著提高老年小鼠低下的红细胞免疫粘附力,增强红细胞β 受体活性,提高下丘脑NE含量。宋小鸽等报道艾灸关元穴可明显改善吗啡依赖小鼠戒断症状,通过提高RBC C3b花环、降低RBC-IC从而增强红细胞免疫功能。


“艾灸血清”是针灸研究中提出的一种新的研究思路和方法。“艾灸血清”中可能含有多种免疫活性物质,研究显示天灸“大椎”、“肾俞”、“足三里”穴可增强环磷酰胺化疗小鼠血清对诱导的脾淋巴细胞增殖效应,提示灸治可以降低血清中的免疫抑制因子,增强细胞免疫功能。“艾灸血清”能够抑制小鼠EL-4细胞增殖,增加EL-4细胞内cAMP含量,使cAMP/c GMP比值增加。


隔姜灸



4.2 艾灸改善血液循环

艾灸具有良好的温通活血,驱散寒邪的效应。隔药饼灸能够改善慢性非特异性结肠炎患者球结膜微循环,有利于止血及促进炎症的吸收。艾灸百会可使颈总动脉、大脑中动脉、大脑后动脉血流速度明显加快, 降低脑部外周血管阻力,改善脑部血液供应。艾灸八邪穴可改善红细胞聚集程度,加快血流速度,降低外周血管阻力。对血瘀证的研究发现,艾灸能降低血瘀证大鼠血浆和全血粘度;提高血清和脑组织中SOD,降低MDA,减少NE、DA、NO的含量;发挥改善血液流变性与微循环,调节血管舒缩活动,纠正自由基代谢紊乱,调整神经内分泌,促进内环境的稳定等作用。应用艾灸百会治疗中风偏瘫,发现灸后患者的微循环障碍均得到改善,最明显的是血流速度加快,血流形态变为粒线状、线粒状,视野清晰度也有所改善。艾灸神阙、足三里穴能够提高老年人血清载体蛋白A含量,降低TC、TG含量。通过调整老年人的脂质代谢,防止心脑血管病,对延缓衰老具有重要意义。


4.3 艾灸的抗衰老作用

近年来人们十分重视微量元素、性激素与衰老关系的研究。研究发现电热隔药灸组和传统隔药灸组均能升高血中锌(Zn)、铜(cu)、锰(Mn)、钙(Ca)含量,提高血中睾酮(T)、雌二醇(E2)含量,发挥对老年人微量元素和性激素的调整达到抗衰老作用。动物试验亦表明,隔药贴灸神阙穴可提高老年前期大鼠血浆中n、Cu、Mn含量,使其出现有利于延缓衰老的变化。免疫功能衰退是衰老最明显的特征之一,提高机体免疫力可以延续衰老的进程。艾灸D-半乳糖致衰老小鼠的“关元”、“足三里”可通过提高IL-2、降低IL-6水平,增强免疫器官功能,提高淋巴细胞转化率等多个途径改善衰老机体的免疫衰退或紊乱。隔药饼灸能显著提高老年人红细胞超氧化物歧化酶(SOD)活性,降低丙二醛(MDA)含量,有效地增强机体清除自由基能力,调整内环境,从而延缓衰老。温和灸肾俞和关元可通过降低细胞周期G0 /G1期细胞比例,升高PI指数,增加有丝分裂原的反应能力和合成DNA的能力,使细胞进入S期,从而发挥延缓细胞衰老的作用。艾灸可提高乙酰胆碱(Ach) 含量及胆碱乙酰转移酶(Ch AT)活性,降低胆碱脂酶(AchE)活性发挥对中枢胆碱能损害的修复作用;通过增强线粒体释放促进抗凋亡蛋白Bcl-2的表达,抑制促凋亡蛋白Bax的表达,发挥延缓神经元老化的作用。


4.4 艾灸的抗癌作用

灸法抗癌临床多作为手术、放化疗等方法的辅助手段,以减轻放化疗的副反应,增强机体的免疫功能,提高患者的生存质量,延长生存期。大量的临床研究证实灸法对肿瘤机体紊乱的免疫机能有良好的调节作。灸疗后IL-2、IL-6、IL-8 水平都有所上升,其中以IL-2 最明显。动物实验也证明灸法具有明显的调节机体免疫功能作用,有抑瘤消瘤作用。研究表明,艾灸关元穴能显著地延长接种小鼠腹水型肝癌瘤细胞后的存活期,提高荷瘤小鼠低下的免疫功能,证实艾灸有一定的抗肿瘤作用。艾灸可提高荷瘤小鼠的胸腺指数,降低血清唾液酸量(P<0.05)。研究艾灸结合免疫调节剂对肿瘤细胞某些凝集素受体表达的影响,发现HAC肿瘤细胞的BSI、Con A、LCA、RCA、WGA五种凝集素受体有很高的阳性表达,表明艾灸对HAC肿瘤细胞的生物学特性产生了影响。灸治一定的腧穴能够抑制小鼠实体瘤和腹水瘤的生长,延缓肿瘤结节的形成,延长小鼠的存活时间,降低荷瘤动物死亡率;而且艾灸抑瘤作用的强弱与肿瘤生长的不同阶段密切相关。


未完待续


分享大唐艾神(www.0360360.com)
分享到:
为您推荐
  • 大唐艾神官网 版权所有 2013-2019 豫ICP备16005797号
  • 河南省商丘市柘城县西工业区广州路12号
  • 0370-3131088
  • Powered by 317145089